综合

【公益大赛+一代小说】清明魂

2019-09-13 02:3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接着一束金光照亮整个小村,最后随着一声“哇”的哭泣声而消失。小镇又陷入了寂静,黑夜还是黑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年老的人们一个劲埋头苦思着什么,青壮年则惊奇这难得一见的反常,最天真最无虑的还是那些没有烦恼的孩童,他们只知道今晚又可以不用被父母约束,又可以疯狂地玩了!
“阿牛,恭喜你呀!是个男孩呢!”一个名叫莲花的中年妇女满头大汗的从茅屋里走了出来,疲惫的脸上不难看出高兴的痕迹。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吃惊自己家茅屋上空为何会出现这些金光的阿牛,看见嫂子抱出了一个娃娃,赶紧抛开了疑问,三步做两步,“我看看,我看看!呵呵,呵呵!嫂子,你看还真是男孩呢!”说完一个劲地对着襁褓中的孩子傻笑着。
莲花本想调笑几句,屋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尖叫!“栓子他妈,不好了,你快来呀,快来呀!阿紫产后大出血,你快来呀!”莲花赶紧将怀里的婴儿交到阿牛的怀里,也顾不上休息,赶紧又钻进不大的茅屋里,忙着忙那,想办法止血。茅屋外一大群汉子也忙着烧水抓药,好心地安慰着焦躁不安的阿牛。
一柱香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忽然莲花眼神黯淡,脸色苍白的从屋里走出来,极力压下哭腔:“阿……牛,你快进屋去看看阿紫最……后一面吧,我们大家都已经尽力了!”说完头也不回跑开了。
“不,这绝对不是真的!”阿牛满眼通红的扑进床前,“阿紫,你快点睁开眼,你看看,你起来看看咱们的儿子多么可爱呀!你看看呀!”
这时阿紫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苍白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昔日的一丝血色,看到满眼通红的阿牛,努力地挤出一丝笑颜:“对……不……起,我……先走了,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然后幸福与慈爱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伸出的手指就这样定格在婴儿的脸上。
……
六年的时间就这样艰难地爬了过去,每天都充满了悲伤。三年前,栓子的爹战死了,被密集的箭矢穿心而过;阿牛也在不久被骑兵的长刀砍中,只留下残缺不全的尸首。只剩下两个孤儿加上一位遗孀就这样艰难地在岁月里打滚,慢慢地等着煎熬过去。
望着床上熟睡了的两个孩子,莲花叹了口气:“这辈子我们一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呀?两个孩子连自己的父亲的面都没有记着,就要去替父亲去收尸!”想着想着,泪水不自禁地就打湿了整个脸庞,用手轻轻地将最小孩子的小手拿进了破旧的被褥,望了望最小的孩子道;“唉,你更可怜,刚出生母亲就意外辞世,三岁时,你爹又战死了,从没有享受过一天父母的疼爱,真是冤孽呀!”叹息着,叹息着,最后再也忍不住哭着跑出了屋外,却没有发现最小的孩子的眼角此时也是湿润不堪。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栓子家的门前的老柳树忽然金光四射,照亮了整个小村。接着柳树拔地冲天而起,金光强盛得刺眼,在人们的吃惊下消失在空中。然后不久天空闪电纵横,雷声滚滚不断,整个夜晚是喧嚣沸腾不已,最后天空飘下一段金光大字:人心凶恶,妖魔横行,乾坤浑浊,天灭世。天宝出,情缘断尽,孤苦今生,魂断柳下,天下清明!所有人都抬头盯着空中闪着的大字,努力地想看出个所以然,但就是从中读不出这段文字背后的天机!
不久之后,整个大陆都陷入了恐慌和不安中。大陆上仅有的九大帝国突然都开始不安分起来,彼此互相攻击着邻近的国家,都想从中分到一杯羹。本来由于每个帝国都相互忌惮,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百姓也能安居乐业,可是现在由于平静的局面一下子被打破,整个大陆一下子就陷入了战火中。整个大陆硝烟滚滚,流民遍地,田荒家毁,到处都是一片饿殍。不久之后,不知又是哪里流传了这么一句话:“东海里冒出了许多海怪,吃人连骨头都不吐;西面的沼泽地里会爬出许多蛇虫,专吸活人的精血;北面山里夜间出现的怪物更是恐怖,人根本就见不到它的真实面目,只知道死的人不仅面目全非,整个人干枯焦黑成碳,连灵魂都被吸去了。”本来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可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那些地方离奇死去,信的人也就渐渐多了,雪上加霜的是,人们不仅不团结去消灭那些灾难,反而在各自的帝国丛恿下自相残杀着,为了荣誉,为了权力,为了金钱……为了一己之私,将整个人类都拖入了无尽的战火中。看着乌烟瘴气的人世间,许多辞世的老人在最后弥留之际全都忍不住悲愤地喊道:“没想到人性竟然险恶到这种地步!人心一旦凶恶,妖魔就会横行,乾坤就要浑浊了。看来上天所言非虚呀,看来上天不久就要灭世呀,天要灭世呀!”
……
“栓子他妈,你快点收拾东西,快点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门口傻根的母亲焦急地叫道。
“知道了,我这就来,你先走!”莲花将一些吃穿的东西打成包背在身上,“栓子,快点!拉上你弟弟金宝快跟娘走!”
“娘,金宝他刚才跑出去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了,我这就出去找找!”栓子见娘亲满脸焦急赶紧安慰道。
“不用你去,你赶紧跟着傻根和人群一起跑,我去找金宝,找到后再找你,记住千万别脱离人群。”说完打发栓子离开,头也不回地往人群的后方赶。
到了后方,才发现金宝正在一块有些荒芜的田地里挖红薯,二话不说,跑到跟前上去就是一巴掌:“你不要命了,这都是么时候还想着吃!”望着那稚嫩的笑脸自己留下的鲜红的手印,想到这是自己第一次打这个苦命的孩子,心里心酸不已。
“婶娘,我……我没有,我只想逃难的时候能多些口粮,那样……那样你就不用问别人借了!”金宝强忍着委屈和泪水,低头小声地说道。莲花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搂着金宝埋头大哭起来。
眼看着就要追上人群,后面突然出现几队骑兵,每个人手里都举着明晃晃的长刀,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向着后面想要围攻人们的海怪、蛇虫就是狂杀。起初人们还兴奋不已,以为遇到了救星,谁知在杀完蛇虫鬼怪后,竟然又向着落单的几人砍去,一点都不留情,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金宝回头一看一下子被那杀气冲天的恶汉形象所吓着,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将脚给扭了。而这时栓子见到母亲出现了,赶紧跑到母亲身边。莲花一把抱住金宝,将他背在背上,焦急地对栓子大吼道:“栓子,你快点跑,尽力往前跑,别管娘。你弟弟脚扭了,娘得背着你弟弟,要不你弟弟连一丝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你快跑,快跑呀,天神要屠世了!”说完背起金宝,在栓子后面一路小跑着。
莲花一心只想着尽力往前跑,只想尽力抱住阿牛家的最后一点血脉,只想着能保住这个苦命孩子的一条命,却没有发现那些天神再交换了眼神后,全都在距离莲花背后的五十米自动绕开。
莲花知道自己跑不动了,知道自己就要坚持不住了,但想到天神的凶狠模样,想到这个苦命的孩子,还是咬着牙坚持着,跑不动了就快速地走着,胳膊酸了就弯下背让背来减少些重量,坚持着,坚持着,头也不敢回地坚持着……也不知跑了多远,也不知跑了多久,莲花实在是跑不动了,头昏眼花得厉害,最后头一昏,跌倒在地。
等莲花清醒了些时,发现两个孩子都睁大了眼望着自己。莲花本想说句自己没事,但忽然想起天神还在灭世,赶紧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娘三个早已被天神围了个水泄不通,感叹一声,绝望地闭上了眼。
天神不紧不慢地缩小了包围圈,只听领头的大叫一声:“人心恶,灭世!”说完就举起了长刀,面无表情的向莲花砍去。这时,莲花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哭求道:“上神,刀下留情呀!我自知难逃一劫,可是两个孩子还小,才懂事呀,我大胆恳求上神能饶了孩子的性命,下辈子我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众位上神的恩德的!恳请上神能刀下留情呀!”说完一个劲地向众神磕头求饶。
“不行,众生平等,众生都难逃一死!”领头的再次向莲花呵斥道,手中的长刀毫不犹豫地就向着马下的莲花落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瘦小的人影突然冲向了长刀,接着一束金光便将长刀震开。就在所有人的吃惊下,只见金宝傲然站在马下,满脸怒色对着领头的天神怒道:“生亦何欢,死亦何从!如今,天灭世,死又有何不可!”说完回头看了看莲花,开心地笑笑:“婶娘,别求那些人了。我们娘三能死在一起,也是一件幸事!”拉起了跪在地上的莲花,傲然地盯着天神头领的长刀。
风吹着冷冷的寒意,卷起心碎的烟尘。青天白日突然下起漫天的冷雨,凉彻人的整个心扉。风心碎,天流泪,柳失魂……
“呵呵……”众天神的笑声打破了这生死离别的肃穆氛围,“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们的心地是善良的,从你艰难地养大两个孩子,舍弃自己的亲生孩子,也要留住这个孩子,我们就不能痛下杀手,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天意的考验!”说完看了看茫然的娘三,接着说道:“回家去吧,在自家的屋上插上柳枝就可以逃过此劫!”一阵风吹过,众神全都消失,只留下不知所措的娘三。
不久之后,所有的活着的人家的房屋全都插满了柳枝,天神望了望这到处都是柳枝的人家,苦笑了一下。在一片欢呼声,叹息着离开。
……
“金宝,你四处去找找娘亲,娘亲留下一封信离开了,说是叫我们兄弟好好地相处,以后就不回来了。我到处都找了,就是没有找到呀!”栓子找到金宝,焦急地说道。
“怎么回事呀,栓子哥!你先别急,我这就去找!”金宝赶紧起身离开,又回过头来对着刚才坐在身边的少女说道:“雨欣,你先回去,等我找到婶娘后,再带你去荷塘看莲花!”少女脸色早已红了一片,轻声“嗯”了一声答应道,痴痴地看着英俊地背影离开。
等金宝走到常去小山旁,发现有很多人在围观,走进一看,目眦欲裂地吼道:“婶娘,婶娘!你怎么了?”说完扑到尸体上放声大哭道。这时,走过一位老者:“金宝,你节哀呀,别难过了!赶快就拦住栓子,别让他做傻事,他去找姚泼皮算账去了!”金宝一听,立即就明白了。原来那姚泼皮一直对婶娘存着非分之想,仗着有个县令的姐夫一直在镇上胡作非为,看来婶娘的死一定和那泼皮有关,想到这,赶紧爬起来朝着栓子离开的方向追去。
到了姚泼皮的家,只见大门紧闭。等金宝翻进院墙时,发现栓子倒在地上全身不停地抽搐,地下躺了一地的鲜血。金宝扑过去,焦急地喊道:“栓子哥,你怎么了?”
“快……快走,别……管……我!”说完这句话就没有了生机。
金宝哪还能不明白,大吼一声:“姚泼皮,你拿命来!”想上前捉住姚泼皮,奈何双拳难敌四手,不一会金宝就被众多家丁按在地上。姚泼皮这时讪讪一笑,瞅了瞅被按在地上的金宝,轻蔑道:“你婶娘的死是与我有关,你兄弟是我杀,你能奈我何!在这几亩三分地上,老子就是王法,老子就是天!”说完不怀好意的对着金宝又笑了笑,“你婶娘的死我倒是可以轻易脱得干系,至于你兄弟的死倒还真是个难题!不过还好,既然你来了,还是翻墙而过的,我就来个杀人不遂,反将自己的人杀死!呵呵……看我这脑袋还好使吧!”
“你这个杂碎,你不得好死!”金宝大叫着。
“我死的时候,你是没有机会看到了。来人,带走!”姚泼皮收起了笑嘻嘻的嘴脸,一脸严肃地对着家里的家丁呵斥道,仿佛统领百万千军的元帅似的!
不久后,县令的惊堂木一拍,金宝咣当一声入了狱,带着镣铐被两个衙役拖进牢房,等着来年的秋后问斩。
几天后,雨欣来到牢房看金宝,见到金宝满身血污的躺在在草堆里,焦急地喊道:“金宝哥,你怎么了,你还好吧?”金宝一见是雨欣,原本死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努力地爬到了牢房的门边,喘息道:“雨欣,你……怎么来了?”
“金宝哥,我……我,对不起,对不起你!我没能救你出来!我对不起你……”说完一个劲地哭泣不已,苍白的脸上明显多了些许憔悴和绝望!
“还……说这些干什么,我……我已经这样了!这辈子……我……我们是不可能了,你……你再找……个人嫁……了吧!”想到自己的处境,心碎地头也回,吃力地向牢房的角落里爬去,洒下一窜窜心碎的血泪。
望着金宝那孤寂的身影,雨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里闪烁决绝的寒意,站起来再次看了看躺在角落里金宝,走到牢房的出口,忽然回过头,对着金宝的方向落寞地说了句:“今生负君,三生石畔,相思不忘,天涯海角,生死相随,来生百倍相还!”
金宝望着雨欣离去时那落寞地瘦小的身影,眼中滴着血泪,忽然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喃喃自语道:“雨欣,雨欣,我知道这样会伤透你的心,但长痛不如短痛呀!今生无望,给不了你许下的承诺,要是还能来生的话,我会履行我的诺言的……”渐渐地双眼迷离,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几日,牢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衙役这时又拖进来一位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老人。金宝抬起头虚弱地看了看,发现那个人的背影很熟悉。扶起那人的身子,一看吓了一跳,这哪里是别人,分明就是雨欣从小到大的唯一的一个亲人——王老爹。金宝将碗里的水灌进了老爹的嘴里,看见微微睁开了双眼的王老爹,这才放下心,焦急道:“老爹,您,您怎么也进来了!您进来,雨欣怎么办呢?”
“雨欣,雨欣……雨欣都没命了,那还要照顾呀!雨欣,我可怜的孙女呀……”王老爹老泪纵横,“为了救你,雨欣舍了身子去救你,结果被那狗官摆了一道,最后含恨而去呀!都是你这没良心的,你还我孙女的命来!还我孙女……”说完后,一个耳光打在金宝的脸上。
“雨欣,雨欣没了!”金宝失魂落魄的自语着,“雨欣,雨欣……我对不起你呀……”一口鲜满血喷了出来,又再次昏了过去。
……
门前的柳树又再次抽出了新芽,只是早已物事人非,孑然一身,只剩下孤独的自己。金宝跪在一颗老柳树旁,对着其中的三座坟墓扣了扣头,最后目光停留在柳树背面的一座坟上,流着泪说道:“雨欣,如今大陆已经荒芜,几乎成了一片荒地,那狗官和那些恶人都被鬼怪给吞了,算是替你报了仇。如今,我的使命已到。等我用魂魄镇压住南面的冤鬼后,救下这寥寥无几的村民后,我就永远地去陪你,永不分开!”
“都走吧,让我独自一人悄悄地离开吧!我会用我的魂魄去完成我的使命的,你们都散了吧!”金宝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村民轻轻地说道,说完就尽自一人走向南面的镇魂穴里。
金光再次照亮了整个夜晚,南面原本咆哮的冤鬼也都安静了下来,鬼气散去,春天的气息再次迎面而来。这时天空闪电再次划破了漆黑的夜,几个金光大字再现:人心凶恶,妖魔横行,乾坤浑浊,天灭世。天宝出,情缘断尽,孤苦今生,魂断柳下,天下清明!
后来有位老者在临死时,向众人说出了天机:“人心险恶,妖魔就会横行,当天地充满了肮脏的罪恶时,上天就会开始毁灭这个世界。如今所谓的天宝就是只金宝,可惜他注定今生孤苦一世,享受不到亲情、友情、爱情,命中注定了与这些都无缘,最后只能一死来换天下的清平!所以为人者,为官者,为民者,都要三思而行,清风正气,社会才能清风清雨,天下才能朗朗清明!”
后来人们便有了清明的时节插柳祭祖的习惯,以此来传送天下清明的美好愿望!

共 578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阿牛的妻子产下孩子后,自己却因大出血不幸离去。直到六年后,阿牛在战场中也不幸离去,留下两个孤儿和遗孀。然而不幸却一次有一次的向他们将来,最后直到完全离去。一篇充满着玄幻色彩的文章,将天神,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揭示文章的主题。人物对话,形象贴切。文章以“杨柳”为线索,贯穿全文,结尾与口头相呼应,进一步增强了小说的趣味与离奇性,同时很好的为清明插杨柳做了一完美的解释,可谓一篇充满魅力的传奇小说。推荐阅读!!!【编辑:两岸春】【一代文苑+清明大赛——小说评审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2226】
1 楼 文友: 2012-04-2 19:42: 7 在透明的形体里让那些思想就这样在镜子里表现得那么逼真,苦笑和苦乐人生。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4-27 18:09:26 感谢您的理解,很高兴能得到您的点评。但愿能有人更多的理解清明的含义,天下清明,愿清明常在,风气更加清新!
2 楼 文友: 2012-08-25 00:11:51 不错的小说啊。哎,为什么我就不会写小说呢,惭愧又羡慕。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长期吃活血化瘀药好吗
儿童口舌生疮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