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拳灭天穹第二卷第一百三十四章

2020-01-24 10:0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拳灭天穹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听到罗德的声音,古德和克拉都不禁停下了脚步。

罗德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説道:“我知道这是一场恶斗,我们三人都有可能送命,但是,我要你们都活着回来!”虽然罗德这是在下命令,但是无论从语调和口吻来説,与其説这是上级对下级的命令,不如説是朋友之间的约定,战士之间的祝愿。

这场死斗已经不可避免,面对城下那发出腐尸味的魔兽,这没有胜算的战役,已经使罗德把一切都豁了出去,下这道命令并不是想他们两人苟且偷生,而是一种意念的传递。

两人看着罗德,并没有开口回应,只是轻轻地diǎn了diǎn头,便转身就走。

罗德明白,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因为就在刚才,罗德看到了他们眼神中的决心,就已经明白到,自己的意念已经确确实实地传进了两人的心中。

既然是这样,就已经足够!

根本不需要説话的支持!

更加不需要言语的回应!

轻轻一个diǎn头的动作,就可以表达全部!

那坚决而且无畏的决心,已经从那个细微的动作中得到了反馈!

明白到这一diǎn的罗德,看着那渐渐朝不同方向离去的英姿,坚定∴dǐng∴diǎn∴小∴説,地diǎn了diǎn头。

即使两人都看不见君主对自己那认同的动作,但是那种无形的情感已经跨过了由空气形成的距离,射入了两人的体内。

见两人渐去渐远,罗德也把视线从两人身上收回,重新投向那批隐藏在漆黑中的怪影上。面对数量和种类极多的敌人,罗德刚才的不安已经消失无踪,无穷的战意已经重新回到了身上,准备大开杀戒的心情,在心中犹如波浪一样连绵不断。翻涌不停。

罗德把在漆黑的夜里依然熠熠生光的银龙枪高举在头dǐng,放声呐喊:“蒙氏族的勇士们!我们的传説不会在这一晚上就画上句号,即使面对恶鬼的侵蚀,我们也不会退后半步,我们要用勇气化成的利刃,将挡在我们前面的一切邪恶完全击溃。星耀的力量,永远长存于我们的心中!”

“星耀的力量,永远长存于我们的心中!啊……”众士兵一起跟着罗德齐声大叫。

听到北面的士兵喊叫,东面和西面的士兵,也跟随着古德和克拉一同喊叫起来。

顿时。战鼓和号角声,也夹杂着士兵们高昂的呐喊声同时腾起,浩大的声势已经把黑夜的宁静完全撕破,战士的灵魂已经在那君主的祝福中,达到了沸腾。

一定不会输,绝对不能输的斗志,已经在三千人心中燃起,心里那熊熊的烈火把刚才的畏惧一驱而散。众人心中留下的,就只有那不可磨灭的决心。

保卫家园的决心,犹如回应一般。听到人类的大叫,所有的怪物也同时用那沙哑的声音大叫起来,然后向星耀城蜂拥而上。

******

“克罗!”星浩説道:“要不我们联手来制服这只疯狗!”

“联手?”克罗耻笑道:“跟你这抢我试验品的家伙?联手对我有什么好处?”

“细心想想,你是赢不了他的!”星浩笑道:“现在不是我要求你跟我联手,而是你想赢就必须跟我联手。”

虽然克罗并不喜欢眼前这个家伙,但是他説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的“木”如果要对抗“火”的话,确实不太可能会有胜算。对于克罗来説,火克木的道理他也是懂的。不过他并不想在无条件之下与星浩联手,于是问道:“如果我们联手,我会得到什么?”

“我怎么可能让你们联手?”陈凡见克罗有联手的意思,马上以急速移到他的身前,举起玄天戒尺,对着克罗那丑陋的头部猛然挥下。

虽然克罗也知道陈凡一定会对自己发动攻击,同时也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但是并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采取行动,面对陈凡这一击,克罗也没有做出什么对策,准确diǎn来説,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对策。

眼见玄天戒尺就要劈下,在这种短短的时间差中,就算自己马上做出防御之势也不可能有时间完成,顿时,“死”这个字马上在克罗眼前浮现,但是克罗并没有半diǎn恐惧,相反,面对死亡的他正面露笑容,不过这并不是説明他有多么勇敢。

死亡对于他来説是一个研究课题,死亡之后自己究竟会怎样?这个问题他始终不能得到很好的回应,现在自己终于要死了,也代表心中的疑惑可以得到解答,所以他并没有对此而感到畏惧,反而越兴奋。

“当!”就在玄天戒尺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地方突然停住了,克罗为了见证这个历史性的一刻,所以并没有闭上眼睛,正是因为如此,他看到离自己几厘米之前有一层淡淡的光保护着自己。

发现自己没有死,他感到的并不是庆幸,反而是希望。

陈凡看见自己尺刃之前所形成的光罩,知道对方已经采取了防御之势,同时,又看见克罗面对自己的突击居然面带笑容,就以为对方已经做好万全之策,所以为了避免对方的还击,陈凡也只好跃出十米,与敌人保持距离。

“克罗,真是千钧一发呀!”星浩见陈凡退开,开口对克罗説道:“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现在应该已经首异处了?”

陈凡一听,才知道原来刚才的光罩是星浩放出保护魔法,不过正因如此,才让陈凡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星浩与克罗相距起码一百多米,就在刚才的短短一瞬间,星浩不但放出了魔法,而且能够将魔法传至克罗面前,然后加以成型,这种放魔法的度确实是神乎其技。

“哼!谁要你多管闲事?”

“这是跟恩人説话的语气吗?”星浩説道:“考虑好了没有?我们联手?”

“你不会説因为刚才帮我挡了一下就当是条件?”

“当然不是。我像这么吝啬的人吗?”虽然战斗蓄势待发,不过星浩依然悠哉説道:“如果我们赢了的话,陈凡的尸体就归你所有,怎样?”

“可以研究这家伙?”克罗怔了一下,因为先前自己根本没有想过可以研究超级武者。一心只是想着怎样才能把这家伙从这里赶走,现在,听到星浩这么説,顿时激起自身的研究欲望。

“我真的可以这个家伙?”

“当然!”星浩爽快地应答,指着身边昏迷的罗丝説道:“如果你肯把这个女孩给我的话,我就会帮你的忙。怎样?”

“虽然失去一个灵力比较强的研究材料实是可惜,不过有超级武者做补偿也不错,那么这当交易成交。”

就在“成交”两个字从克罗口中説出的同时,陈凡的声音响了起来:“雷霆之怒!”

先前根本没有预兆,不。应该説本来就不应该有预兆,由于陈凡在战斗之前已经把大量的能量汇聚起来,如果他想,可以随时放出这招杀招,但是这招毕竟会损耗大量能量,所以他计划如果没有到一定的关头,是不想使用的,因此。一开始必须利用自己的速度对对方进行突击。但是,这些突击都在星浩的剑术下化成虚无,知道自己的出招速度不如星浩之后。陈凡也只能选择在力量上战胜他了。

几道巨大的光环在陈凡的玄天戒尺上飞腾而出,它向着克罗滑翔而去,强大的热浪震撼着四周的空气,庞大的火弧从光环上跃起,弹射在四周的火焰把接触到的一切有形之物化成焦炭,地上早已干涸得龟裂的泥土不断被那强大的气流翻起。粗长的划痕在地上显示出凤凰的轨迹。

克罗看见光环以高速飞腾而至,本来渴望一死的他听到“研究武者”着四个字时。已经把“死亡”这一实验押后,他知道自己必须活着。因为他已经找到新的研究材料。

“啊……”克罗用那难听的男童声发出一声长啸,强大的力量相继放出,不过这种力量的感觉与陈凡那种炽烈完全不同,如果陈凡的力量代表死亡,那克罗这种力量就代表重生。

宛如回应克罗的大叫,在那已经龟裂得不成样子的土地上,居然长出了大批墨绿色的粗藤,它们在克罗面前互相藕结,形成一面三米厚的藤墙,虽然这面墙看似厚实,但是它要面对的可是连黄金都会融化的几千度高热,任凭你的藤墙再厚上几百倍,也不可能抵挡得住。

只用了两秒的时间,那些巨大的粗藤已经燃烧开来,猛烈的火焰从藤墙的中心向外蔓延,转眼之间,藤墙已经变成火墙,宛如阻挡不了狂洪的堤坝,光环的头部从藤墙中央的缺口处伸出,与此同时,整面藤墙马上在火凤的强袭之下,变成空气中的尘埃。

穿越藤墙阻拦的光环继续贯彻着原来的轨道,向着克罗挺进。

******

“洛轻云……洛轻云……”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洛轻云的脑中。

洛轻云在脑中回应道:“谁?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的声音一直出现在我的脑中?”

洛轻云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刺骨的冰冷,马上睁大眼睛,她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原来是水滴……”洛轻云自言自语道。

“水滴?”洛轻云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马上惊觉,自己遭遇了地面的爆炸,幸好在危急关头使用了神风晶能,形成了保护层才可以逃过一劫,但是爆炸过后,地面突然下陷,然后就身不由己地掉了下来。

幸好了神风保护,自己从上头掉下来才没有受什么伤,不过话説回来,这里究竟是哪里?

洛轻云半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四周一片漆黑,一丝光线也没有,不要説周围了,就算是自己的身体也看不见。

没有光线,没有声音,除了黑暗,还是黑暗。这令洛轻云觉得有diǎn不自在。

洛轻云甩甩头,尽力把心中的恐惧驱散,不管怎么説,自己掉了下来,虽然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但是既然自己没事,就证明这里并不是什么危险地带,或许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下洞穴而已。

洛轻云不断地安慰自己,心中的恐惧也渐渐被压下。

“还是先想办法生火比较好!”洛轻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手按在地上,企图借力使自己站起来。可就在手掌与地面接触的瞬间,她突然感觉到地面并不像预计中的那般坚硬,本来以为由岩石而形成的地面却显得异常柔软,不但如此,地面上还有一些湿湿的感觉。但是,这种液体并不像是水滴,这与水滴相比,显得更加黏稠的液体,更像是血。

“血?”想到这个字眼,洛轻云马上从地面把手缩了回来,心里不禁打了个寒蝉,难道自己来到了地狱?虽然荒谬。不过面对这种漆黑的环境,而且不知道自己躺在什么东西上面的洛轻云,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洛轻云马上从裤兜中掏出能晶,顿时,一道幽暗的红色火焰骤然升起。

就在火光把黑暗撕裂的瞬间,一幕惊心动魄的画面呈现在洛轻云面前。

“哇!”看到这种东西,洛轻云不由自主地惊叫起来。

洛轻云惊讶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深坑中,四边都是岩石形成的墙壁。不过这并不算什么,真正恐怖的是。洛轻云发现自己躺着的地方,根本不是什么“地面”。而是尸山之上。

只见脚下那数量不下几千具的尸体,个个脸容扭曲,从他们脸上,看到的都是恐惧的神情,他们的腹部都被人剥开,内脏好像全部都被人挖了出来,在场并没有完整的尸体,起码在洛轻云的视线中没有。

血水、脑浆、尿液和一些已经分不清楚是什么的液体互相混合,发出一阵阵的恶臭,可能刚刚没有留意,那个腐尸特有的臭味传进了洛轻云的鼻子,使洛轻云觉得一阵呕吐感从胃部直冲喉咙。

“这……究竟是……”洛轻云看到这座高达十几米的尸山,整个人愣在原地,她的喉咙梗结得不出任何声音。

洛轻云无论怎么想,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来到这种地方,更加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看到此番景色。

“这个世界……居然会有这种地方?”洛轻云始终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尽管知道这个世界十分丑恶和黑暗,但是,自己依然不能相信世上居然有这种地方存在。

这简直太残酷了!

这简直太悲惨了!

就算自己的五官都在证明这一切是真实,但是自己的思维始终不能跟上五官的速度。

尸横遍野,堆积成山的景象,洛轻云实在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

这时,怪物对自己説的话突然在脑中响起:“研究材料?研究室?”

洛轻云喃喃地念着这两个词,然后环顾四下的尸体,突然,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上了心头。

如果这里就是怪物口中的研究室的话,那么躺在这里的尸体,就是研究材料了吗?

洛轻云定神地看着那堆惨死的尸骸,她全身上下不停地颤抖起来,然而,此时此刻,在她心中存在的,并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已经从那“不相信”的妄想中醒觉的洛轻云,明白就算自己怎么不相信也没用,既然这一切都在眼前,自己要做的,并不是“不相信”,而是要阻止这种悲剧的继续发生。

“可恶!”洛轻云咬牙切齿,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脚下那堆尸体。

洛轻云不知道这些没有内脏并且四肢不全的尸体已经死了多久,也不知道这些尸体生前原来是好人还是恶人。

不过,这些根本不重要,这些根本不是重diǎn!

就算他们都是些恶人,又有什么关系?

胸口被剥开,内脏被挖出,头dǐng被开洞,四肢被斩断,如果是恶人,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不,绝对不应该!

因为恶人也是人类,既然恶人也不应该受此种刑罚,更何况是普通人?

那只怪物,居然把这么多普通人杀死,还若无其事地做着什么研究!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

一心想来这里救人的洛轻云,看到这种情景,思绪已经陷入了绝望,因为她想救的那些生还者,可能都已经都在这里了,不过她把这种绝望换成了愤怒。

洛轻云全身鸡皮竖起,牙齿咬得痛,拳头用力握紧,就好像要把手指骨捏碎,虽然很想把这种愤怒发泄出来,但是却找不到目标,怒气抑压在心中的洛轻云觉得胸口十分抑郁。

“啊啊……”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洛轻云发出了一声大叫,叫声与周围的墙互相碰撞,形成了一阵又一阵的声浪。

声潮大约维持了十分钟,终于平息下来。

洛轻云跪在是山dǐng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现在尸山脚下有个不是很大的洞穴。

“那里是……”洛轻云出于好奇,忍不住走下了尸山,犹豫了一下,然后大步往洞穴走了过去。未完待续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电话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在哪里
四川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唐山妇科医院
广西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